美巡
欧巡
日巡
LPGA

新闻 >> 专栏 >> 正文

杨明:那个爱球如命嫉恶如仇的硬汉走了

2016-01-26 09:23:41    来源:新京报高尔夫

\

  2016年1月25日,中国第一位考取国外职业高尔夫PGA教练资格的宋庆礼老师因癌症去世,享年56岁。宋庆礼老师曾担任国家队教练,并被美国《Golf Digest》评为全球名教头,与哈蒙、海尼等美国大牌教练齐名。新华社高级记者杨明在得知噩耗后第一时间特别撰文,缅怀宋庆礼老师。

  爱球如命,嫉恶如仇的硬汉

  ——缅怀宋庆礼老师二三事

  今天上午,从微信上惊悉宋庆礼老师仙逝的消息,顿时悲从中来,泪如雨下。这个噩耗迅速传遍高球圈,令所有熟悉他的朋友们心痛如绞,悲伤不已。

  宋庆礼先生在中国高尔夫球短暂的历史上占有一个无法取代的位置。这不仅仅因为他是国内第一个在海外获得PGA认证的中国教练,担任过多哈亚运会中国队教练和世界大学生国家队主教练,入选过世界80强教练,他还是高尔夫频道《高谈阔论》的制片人和主持人。他不但教学上硕果累累,而且,在推动和捍卫高尔夫运动在中国的发展上功绩显赫。

  宋庆礼老师的谢世是中国高尔夫界巨大的损失,尤其在当今,尤其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冬天!

  有朋友这样说:从此中国再无《高谈阔论》,言外之意,圈内人心知肚明。我认为,宋庆礼先生是当代中国高球界,最嫉恶如仇、最仗义执言、最秉持高尔夫精神和良知的旗手,他是中国高尔夫球的良心。他那舍我其谁的勇气和不畏强权的呐喊依然在我们耳边回响,他视高尔夫球为生命,为捍卫高尔夫运动熬尽最后一滴血、最后一口气。

  我和宋庆礼先生相识,起缘于做客《高谈阔论》节目。大概是五六年前,宋老师邀请我做客《高谈阔论》。第一次见面他就给我留下深刻印象。

  他留着个平头,瘦削,一口京片子,说话从容,抽很细的坤烟。我和他一见如故,都是性情中人,观点直截了当,不怕得罪权贵,很投脾气。

  那次节目之后,他邀请我做节目策划,从此,便和《高谈阔论》结下不解之缘,陆续做过十几期嘉宾。

  我发现《高谈阔论》是个很独特的节目。宋老师虽然只是半个媒体人,按理说,在这个小小的专业圈子里混,他不应得罪人,尤其是中高协。但老宋却是个“刺头”。他从来不拍官方的“马屁”,也不走娱乐八卦路子,他敢于挑战权威,敢于担当,敢于向一切阻碍高尔夫健康发展的谬误和怪现象开炮。近年来,在高尔夫被严重妖魔化的情势下,《高谈阔论》这一方阵地成为为高尔夫运动正名、伸冤的唯一净土,成为热爱和了解高尔夫运动人能听到真话和实话的唯一家园。

  我曾多次问宋老师:“你不怕遭到封杀吗?你这样不戴钢盔往上冲,不怕遭报复吗?”他总是激昂地说:“咱们如果再不说,就没人说了。说实话总不会被枪毙吧!”

  于是,我们看到了《高谈阔论》无数次地邀请到专家和学者,用大量的数据去反驳那些不靠谱的伪数字、道听途说的假数据,一刀切政策的危害,以及中国高尔夫应该如何健康发展的提议和措施。

  大概是三年前,我得知宋老师患上直肠癌。他那头板寸在化疗中掉得精光。面对绝症,我本以为他会意志消沉,没想到,他依然乐观坚强。球照打,节目照做。

  每次见到他,我都小心翼翼地问他身体如何,他永远说:“没事。该干什么干什么!”我从来没听到他主动提及病情和身体不舒服。看到他光光的头,拿着眼镜颤抖的手,一录节目就连续两三天的样子,我就阵阵心酸。见到过许多癌症患者,但从来没有见过如宋老师一样坚强的硬汉。朋友们经常私下感慨:宋庆礼真是条汉子!不服不成!

  最后一次见到宋老师是去年2月。他1月12日微信说:“杨哥,26到28日北京高谈阔论,您给小弟留点时间”。我说:“没问题,随时候命。”26日,我和崔志强、王奇、宋老师一同做节目,话题是“中国体育产业和高尔夫发展”,以及“再论高尔夫被妖魔化”。那时,宋老师的病情已经加重,但他依然乐观而坚强,只字不提病情。

  我们十几个人建了个《高谈阔论》的嘉宾群。今天下午,我得到通知:宋老师的告别仪式将于1月31日(周日)9:30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一层梅厅举行。

  宋老师,有高尔夫和您在天堂作伴,您一定不会孤独寂寞。您未竟的事业和心愿有无数被您激励起来的朋友们继承,您安息吧!

  ——新华社高级记者杨明

  相关报道:

  宋庆礼教练因癌症去世 张连伟等哀悼

发表您的评论